三尺

用爱发电

【方王】料峭 -2

*古风paro/倒写梗

*题目是随手起的,篇幅也是随缘的,写到哪儿算哪儿

*一点点喻黄

*前文 1


2.

中草堂近日接了项委托,受位于岭南的蓝溪阁邀请,联手截住一批被盗的药材。说起来这批药材还是中草堂卖给江南地区兴盛起来的兴欣楼的,哪知道辗转到蓝溪阁,居然还被人盗取。天晓得叶修在兴欣楼搞什么鬼,喻文州在蓝溪阁作什么妖。


王杰希最初收到那封远到而来的信,众人意料之中没管它,轻飘飘地任喻文州的那封邀请自生自灭。哼,那个时常眯着眼的阁主怕不是挖了坑等他跳。何况中草堂去截自己家送出去的药材,归还到别人手里,总觉得哪里都别扭。...


1 5

【方王】料峭 -1

*古风paro/倒写梗

*提前预警下,四千跑路是有原因的

*OOC


1.

“唉,你听说了吗,中草堂那个神医出现了。”

“又胡说八道,我说老李,你盼着家里儿子病好都盼出幻觉啦?”

“唉我说你这人!我儿子的病早好了,可不,就是中草堂的神医一副药治好的。”

“那你惦记人神医干什么?”

“这不想去道谢嘛,听说神医现踪迹了,就在……”

话没说完,却渐渐离远了。


“堂主。”走在王杰希身边的高英杰不安地唤道。


“无妨。”

王杰希敛了眸中的神色,掩饰般抚平衣服下摆的褶皱。


这已经不知是王杰希第几次听见大街上关于方神医的传闻,有他的事...

15

【方王】非正式告白

*咩有营养的甜饼

*短


朋友和恋人往往只差一层窗户纸,薄薄的一层只要戳了就破。相比于联盟很多对的干柴烈火,微草正副队这里流行的方式是温水煮青蛙,方士谦不说,王杰希不说,比赛忙,助攻忙着给自己脱单,没功夫理他们。


于是他俩维持着微妙的正副队关系一直走到了濒临BE的结局。


要是告白能像释放治愈术一样简单,他们也不会走到今天。方士谦抓乱一头毛,眼瞅着小队长说不定哪天被全联盟的情敌之一泡走,简直要纠结到变秃。


王杰希每次路过,正大光明地鄙夷前辈。


第七赛季夺冠后,治疗之神退役,魔术师依旧在战场上大放异彩。方士谦选择了离开,...

57

【邱蔡】无为

*白嫖好久交波党费


蔡居诚总说他错了,全都是邱居新的错,他蔡居诚才会有今天。


可世人看来,邱居新何错之有。有错无错,在流言蜚语里揪成一团乱麻,盘亘不散。


修道之人最忌有所念,心魔既成,武学再难精进。邱居新连日练剑,剑气呼啸着掀起湖面波澜,水波撞击太和桥下巨大的八卦,瞬间模糊了黑白的界限。邱居新一如往常般沉默,水波从八卦盘上退却的时候,他皱了皱眉,眉心形成一个浅浅的川字。


他的道心动摇如水波,源头不在武当,却夜夜不缺席。蔡居诚出走武当后,但蔡居诚从没走出邱居新的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邱居新的梦境...

5 128

毕生魂牵梦萦处

一起旅行:

ZEISS蓝:

2018姑苏雪航拍——园林大集合

距离上次苏州大雪,已经暌违十载!

转载至姑苏晚报,向原作者致敬!!

*翻出来的短刀,很短很短


“我将从微草退役。”


方士谦要走了。王杰希是在第七赛季赛后的发布会才知道,他的表情几乎和下面的记者一样错愕,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住不去抓起方士谦的领子大声质问。


而方士谦呢?那个家伙穿着微草的队服,轻轻捏住话筒的金属柄。他微微弯腰,凑近那柄圆润的话筒,说道:“没有治疗之神的日子,微草也会继续前进!”他明明说的话没有一丝破绽,王杰希却恨不得一拳将方士谦的话打回肚子。


王杰希的记忆里出离愤怒的情绪几乎没有出现过。


他人前总是淡得像早晨倒的第一杯凉白开,冷冽至恰到好处,不悲不喜,和联盟那些...

2 29

【方王】如初

*标题随意orz


王杰希和方士谦认识的第十个年头,周围已渐渐不再有人提起方士谦这个名字。王杰希觉得,他似乎是的确淡忘了,包括他们算不上美好的初见的种种细节。明明才是未到而立的年纪,王杰希发现,他甚至连同方士谦初见时的眉眼都开始慢慢模糊。


王杰希深夜复盘的时候,手边自己泡的一杯浓茶彻底凉透。除却电脑边一盏暖黄的台灯照亮的区域,其余皆是黑暗。他一个人坐在屏幕前,独自面对着比赛录像中漫长的对峙,一时不知道该是发愣还是专注的好。


于是,他记起了方士谦,深夜的房间里原来有过的微草副队长。王杰希以前嫌他闹腾,上蹿下跳堪比动物园的猴。方士谦的闹腾似乎是3D立体环绕的...

2 73

【方王】记忆的70%

 *短打一发 OOC

我们对一个人、一件事记忆的70%来自于“气味”,所以就算彼此间的联系被空间和时间阻隔,当你在某一处再闻到与我相似的气味,也会再次想起我们之间的种种。——LOFTER某日话题


王杰希这个人很矛盾,很多地方都是。


比如他在传统的家庭中长大,接受着皇城根底下的传统教育,却没遵循王家长辈的愿望,最后居然走了一条电竞选手的道路。


比如他可以做到早晨一杯花草枸杞人参茶,养生的境界和微草看门的李大爷不相上下,脖子疼了一张膏药,年纪轻轻竟然围绕了一身中药贴膏味;也可以在深夜偷偷从微草私藏的小冰箱里翻出一罐冰阔落吨吨吨吨吨。...

5 104

【方王】王半仙-4

*走向很迷 写到哪儿是哪儿吧 我尽量圆回来

**前文 1 2 3

4.

王不留行带防风进入了冰霜森林后一言不发,始终沉默着拽着防风朝森林的深处走去。四周都是皑皑白雪,雪松的枝丫承不住雪的重量,一大团一大团地摔进雪地中。防风不常来冰霜森林,看着覆盖了整片森林的雪,心里顿觉有趣,故意放慢了步子停下来看,却被王不留行握在他腕子的力度扯着走。


王不留行始终一言不发,虽然防风早已习惯了他平日里这幅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是冰霜森林除了雪和松,周围没有活物,似乎连鸟雀都不愿在这片冷得出奇的森林多逗留。四周静悄悄的,一时只剩下雪压松枝和脚踏碎雪的声响...

3 16

【方王】王半仙-3

*我回来讲相声

*前文 1 2

3.

毕竟是一心扑在荣耀上的热血青年,阳气方刚,心大如方士谦也没多挂心。人嘛,这辈子没撞过几次鬼都没法说完整活过。虽然回想起来的时候,方士谦依旧是背后冷汗直冒,仿佛当时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冰冷气息还是萦绕在耳畔。


那天到底多亏王杰希。


方士谦心里悄悄长吁一口气,表面上却仍和王杰希不动声色,该吵的架一个不落,该挤兑的一个不少。心照不宣,直到把事情烂在了心里。


唯一让方士谦在意的是,王杰希是如何知道的。方士谦虽然二十好几了人不够稳重,但到底出了荣耀脑子依旧转得飞快。偷偷回忆那些可怕的场景时,背后冷...

2 29
 
1 / 5

© 三尺 | Powered by LOFTER